喜欢吃零食

^O^

【番外】喜欢

王总裁私人秘书:

【番外】喜欢




正文:【ABO】喜欢


 


 


1.


 


在所有人事已非的景色里


我最喜欢你


 


 


2.


 


关于喜欢王源这件事,王俊凯在自己Alpha性征尚未明确时就早已下定决心,做好了义无反顾的准备。特别贪心地想着能靠近王源一点便是一点,若是赢得了对方的好感那再好不过。他的这阵狂热像是一场久未平息的热感冒,易沾染,戒不掉。最重要的是,王俊凯总是无法克制地去想念王源,也无时无刻不想对他好。


 


他为喜欢王源这件事做了一个很漫长的规划,例如要如何使自己变得强大,然后去保护他还未曾发生的爱情。又该如何让王源记住他这个人,让自己悄然融入对方的生命,为日后的大方追求作铺垫。这些都让他焦头烂额,而这些烦恼的消释,只有伴随着白天偶然可以见到王源干干净净的明媚笑容时,他才觉得自己又多了分希望,枯燥乏味的生活开始有了着色。


 


从不谙事时期便开始的暗恋,往往充满着期待与彷徨。


 


按照王俊凯这样的性子,在旁人看来是不缓不急,一贯地认为王俊凯对待任何事都处理得游刃有余,自己布下的小目标也都能够完成得一丝不苟,具备大将风范。可偏偏看见王源,王俊凯就会失控,内心多的是起起落落的情绪,开心的,焦虑的,受伤的,难堪的,都一一化作晦暗不明的心事,想说又不能说。


 


在没有打开王源一点点心门前,王俊凯连一个字都不敢透露自己对王源的喜欢。他还会时刻提醒自己面对王源时千万不能沾染上迫切的情绪,况且他跟王源还只是相识不相熟的尴尬关系,青黄不接的,可真让人沮丧。


 


得知了王源是个Omega这个消息,高一年级的小屁孩们口风极为不紧,甚至还把这当做是茶余饭后的趣谈,不知不觉,这事就人尽皆知了。


 


在大家眼中,王源的样貌是出了名的俊俏,脾气也出乎意料的好,不像别家少爷一样阴晴不定,无理取闹。他看着是动的性子,其实心里非常能静下来。性格率真,说话逗趣。一双灵动杏眼不在状态时显得特别天真懵懂,看谁都友善又亲和,这时候的他几乎像一块软乎乎的棉花糖,把人卷到甜蜜糖层的最中心,一点点侵蚀你远在边缘的理智。


 


王俊凯根本不是被王源吃得死死的第一人,只不过大家没有像王俊凯一样从一开始就打好注意孤注一掷地去迷恋王源,去喜欢他。从王源是个Omega的消息开始在校园不胫而走时,有些人才蠢蠢欲动,从前王源的气质与家世让他们无法产生念想,现在的王源更为可口,有了点会服软的性征,他们多少能被鼓动,想着要大张旗鼓地前进。


 


本来就是名校出身,而高一段就属王源他们那个班最为高级,在内的人多是身家好、能力强的,且初成型的Alpha也居多。那时候他们班上有一个高干子弟追王源追得火热,跟其他家里是做大生意起家或暴发户出身的周遭人不同,难得有亲属当官,他在班中也便更加洋洋得意了些。看上了王源,那位叫周杨的高干子弟也觉得自己颇有胜算。


 


在青春期即将开启的躁动年纪,若能跟心仪的对象谈上一场情窦初开的黏糊糊的恋爱,岂不是一件美事吗。


 


周杨追王源的架势整得非常之大,王源这人看着跟同学们相处得都非常好,其实这份好也只能算得上是恰到好处的带有距离感的好,没有别的意思,一旦有人跟他揭下面具不演同学戏码,他就烦躁,也冷下脸不再搭理他们。


 


与周杨走得近的几个不正经的纨绔也不免出点不成气候的坏主意,跟周杨说软的不服,就给他玩硬的,喂药就行了。他们一看也是干了不少好事,连这种下三滥的损招都能像献宝似的给人供上。周杨听后眼睛微眯,若有所思地看着那头的王源,刚上完体育课打完篮球,王源额前的汗流到了脸上,头发发梢被手给揉得有些卷翘,看着杂乱又可爱,一身实际上是名牌出身看着却低调普通的短袖短裤让他身上的气质更为清爽,就连暴露在燥热空气中的肌肤都能让人浮想联翩。感受到了这份过于炙热的视线,王源淡淡地往他的方向看了一眼,一个冷淡的回望,便转过了头。可是这些,就足够了,周杨已经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在激烈地流淌。


 


他想再迎上去问王源要不要喝点饮料,就看见王源已经站了起来往门外走去。他的视线也便狗腿地随着那人少年体态的挺拔身子一通前往,最后王源走向了门外站着的一位极为眼熟的学长。


 


高三级的,叫什么,王俊凯吗。虽是个校园风云人物,但周杨是没有把他放在眼里的。不过以他身为追求者的敏锐判断,他从王俊凯身上可以明了,王俊凯是个同类,他也是喜欢王源的。得出了这个认知,周杨冷笑了声,暗想,王源对追求者都是极冷的,更何况王俊凯也没什么背景,王源就更看不上他了吧。


 


他卸下了敌意,随意地看着门外王俊凯和王源的互动。


 


看着看着,他忍不住站了起来。


 


他从未见过这样的王源,除了跟生人保持面上的礼貌与优雅,跟挚友刘志宏谈笑时露出真心的快乐,原来王源还有这样的神情。


 


跟王俊凯交谈时的王源,带着一种无处安放那便全部发泄给王俊凯的孩子气,不知是不是因为这位学长比他们年龄大,王源才能肆无忌惮,一会儿看着像是开心,一会儿瘪嘴心情不悦,甚至挪动了下脚像是要丢了风度地去踩王俊凯。


 


更令人心生不爽的是,王源身上丢了那份疏离人外的风骨,看向王俊凯的时候没几下眼神就闪躲,尔后一副想看不敢看的模样。


 


王源这副情态,怎么看都跟对待别人时很不一样,甚至可以说,王源有些喜欢王俊凯。


 


等上课铃要打响了,王源便跟王俊凯飞快道别然后回来了,他抱着瓶汽水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还拿着这瓶汽水贴着脸不知道在想什么,一会儿笑一会儿憋着在那儿故作深沉地板着脸。


 


什么东西。周杨心生不快。他忍了一会儿,忍不住自己的不爽,就让边上人帮他问问药的事情。


 


然后走向王源,敲了他的桌面几下,王源才抬起头来,一看是他,不动声色地收好了自己所有真实又可爱的小表情,换上了一副淡然礼貌的面孔,问他有事吗。


 


“那是不是王俊凯?”


 


“嗯。”


 


“他找你干嘛?”


 


“跟你有关系吗?”王源翻了个白眼,想着这位同学管得可真多。


 


“你喜欢他?”


 


“没有。”


 


“那你拿他的水。”


 


“你烦不烦,刚刚在小卖部他跟我作对把最后一瓶冰汽水买走了,现在跟我赔罪不行吗。”


 


王源这道貌岸然的解释真可笑,周杨盯着王源手上已经不冰的汽水了,“哟,所以人家捂热了拿来给你喝,都不冰了你还要啊。”


 


“……”


 


“王源,你别告诉我你看不出他喜欢你。”


 


“周杨你别再乱说了,特别是别去那位学长面前说。”王源冷冷地看着他。


 


别人看不出,周杨心里清楚,王源是笃定王俊凯不喜欢他,还让自己别去王俊凯面前说,八成是怕王俊凯知道后再也不搭理他吧。真搞不懂王源,看出他们的喜欢,偏偏看不出王俊凯对他的别有用心,还心心念念着跟人家维持关系。


 


“近期我们班有个局,要不要一起。”周杨收拾好了心态,再度恢复了从前的理智状态,好声好气地对王源说。


 


“不去了,你们玩得开心。”


 


呵。周杨在心底冷哼一声,走了。


 


王俊凯不知道,有朝一日,他能被摆在首号情敌的位置。


 


他对王源的喜欢隐藏得确实很好,就算所有人都看出来了,唯独王源看不出,王源甚至还能没心没肺地拿王俊凯初中时给他写情书这事开他玩笑。这也足够了,王俊凯也没法现在就跑到王源面前跟他勇敢示爱。


 


毕竟在他的底气慢慢积淀成型以前,他没有半分的把握,自己能入得了王源的眼。


 


 


周杨今天在市中心新开的酒吧跟几个认识的纨绔一起瞎玩,他是来勘察这边的环境的,如果真是个雅吧,来的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人,氛围良好的话,他就好在这边假借设班级聚会的名义把王源也一同邀请来。


 


他喝了杯酒,眼神还在四处游移,就看见了那头有个熟悉的人影。


 


修长的身型穿着制服尤为合适,此时正一丝不苟地站在那儿为客人点单,平时很直的腰板微微欠下来,这种服务他人的姿态,任何纨绔看了都会取笑的。


 


他也是十分受用地一笑,暗想自己可又高了那人一等,真不懂王源怎么会看得上王俊凯这样的。


 


 


王俊凯这些天在外边打工,因为他需要一些资金的投入来研究与做网站,所以暂时急用钱。关系好的朋友知道了,便介绍他去这家新开业的底子干净的酒吧上夜班,负责点单上酒。王俊凯应付得挺好,就是第二天上课有点累,他常在语文课上不小心就睡过去,几次过后,成了惯犯,最后终于是被老师请到了办公室。


 


他站在语文老师的办公桌前,这位以灭绝师太著称的语文组组长对他先是一番慈母般的温情教育,之后又开始严肃探讨起未来,把王俊凯说得一懵一懵的,清醒过来时就看见王源站在不远处看着他笑,还是捂着肚子笑的。


 


王源当时边笑边想,好学生还被老师指着鼻子骂,太好笑了吧。


 


他忍不住向一个高年级学姐打探王俊凯干嘛被骂,学姐跟他说王俊凯在课上睡觉。


 


啧啧啧,可真行。


 


“你为啥上课睡觉?”


 


出了办公室,王俊凯想着终于可以回教室好好睡一觉了,就看见了特意等在外面的王源,又头疼了。


 


“有点累,最近。”


 


“怎么,纵欲过度?”王源忍不住打趣他。


 


“.…..”王俊凯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么不正经的王源。


 


“你要高考了,学长。”王源调戏完,就一本正经地教育起了他。


 


“知道了,你也快回去上课吧。”


 


很想再跟王源说几句话的,但怕说多了自己要露馅,他说完又摆出一副学长姿态,轻轻揉了揉王源手感极佳的头发,呼噜了几下就往楼上走了。


 


王源在原地有些愣住。


 


这…这什么啊。


 


王俊凯揉他头的亲密之举让他有些恍惚,一颗心脏在胸膛内有力地跃动着,他开始犯迷糊,想着王俊凯干嘛揉他。


 


王源脑子有点不拎清,回教室后刘志宏也跟他传错了消息,说这周班级聚会都要去,群里发了地点,他还跟王源约好说到时候他家的车一起送他俩去好了,王源本想推脱,但又想着大家都要去,那就去好了。


 


结果周末到了那边,才知道是周杨的局,这算哪门子的班级聚会,班上人是都在这儿,但是跟他们玩有什么意思,并且桌面上一堆的酒看得王源头疼万分,他非常不喜欢喝酒。


 


王源冷眼扫了一圈桌面上各色的酒,越想越不开心,不禁内心暗骂着周杨这个臭傻逼又想玩什么花样,便用肩膀碰碰边上的刘志宏示意他俩开溜好了,这不正经的聚会算哪门子班级聚餐。


 


看王源这架势,周杨连忙往边上使了个眼色,他的一个兄弟就对王源开口了,“源少要走吗,那未免不太礼貌。”


 


王源蹙起了好看的眉头。


 


“喝了这杯让你们走,好吗?”周杨笑着递上一杯酒。


 


王源迟迟没有接,只是一个缓解心情的瞥眼,就无意中看见了隔壁的隔壁那桌有一抹熟悉的身影,他微微睁大了些眼睛,就看见王俊凯在给别人点单推荐酒,优等生的记忆力可真不赖,问什么都能答上,看热闹的人完全刁难不住他。王俊凯给点完了酒水,刚要离开,一个年长些的女人叫住他,还给他抛了个眉眼,王俊凯看懂她的意思,没有回应,装作不知道的说了句“酒水等会儿就来”就走了。


 


靠,说他怎么累到上课睡觉,原来是在这种地方打工。


 


王源一阵莫名其妙,王俊凯有这么缺钱吗。他郁闷极了,也没再多注意周杨手里的酒,就给端过来喝了下去。


 


刘志宏已经给司机打了电话,然后跟王源说再坐会儿,等下就能走。王源这时也没那么快想着走了,他的目光一直紧紧跟随着王俊凯,还想再看一下这个人上班的模样。而周杨就想着王源在这儿多坐会儿是最好的,这样他好达成目的。


 


等王源留意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是感觉周杨一直在边上偷偷捏他手,凑在他耳边轻声讲什么话,这些他一贯不理,直到对方在他耳边暗示意味十足地吹了口气,王源终于忍无可忍地站了起来想指着那傻逼破口大骂,可是一站起来他就感觉双腿发软,险些摔下去。


 


脸也莫名其妙地发烫,他只觉得呼吸极为沉重,胸腔内闷着一股气没地方发泄。


 


边上的人开始交头接耳,刘志宏也偷偷对王源说,“他们一直在讨论有Omega发情的味道,我对气味不敏感,没闻到,你有闻到吗?”


 


王源眼睛憋得通红。


 


他怎么没闻到,谁的味道他最清楚了。


 


周杨可真特么是个畜生,自己刚出来Omega的性征他就给下药逼着发情,这件事过了以后他得跟那人好好算账。


 


王源努力维持着理智,按捺住心头的邪火。更不想被刘志宏看出什么,刘志宏是Beta,而对方有那么多Alpha损友,所以现在跟刘志宏在这边装傻才是最好的办法,等会儿刘志宏的司机和保镖到了再说。


 


周杨也在边上鬼迷心窍,想着怎么把王源带上楼。


 


两人像是如临赛点,各自紧张。


 


这时王俊凯出现了,明明是他们学校的学长,这时却意外地穿着一身整齐帅气的制服给他们上水果盘,几个女生眼睛都看直了,虽然王俊凯是在这儿打工,可穿的工作服可真是上档次,且王俊凯那双长腿晃得人简直是心旌摇曳。王俊凯那一脸淡漠的神情扫向他们时,王源忽的感到羞愧,自己怎么能出现在这里,还是这么一副丑态,现在全被王俊凯给看见了,对方要如何想他。


 


王俊凯的确看见了坐在最边上的王源,而且很敏感地闻到了王源身上青涩的甜味。


 


在王俊凯看向王源的间隙,王源被对方那感情复杂的桃花眼给勾得险些失了理智,边上的周杨想着要不就现在下手……王源突然指向王俊凯,冷静地把声音给压得清醒,“你过来下。”


 


周杨噎住的表情可真逗。王源暗笑。


 


找王俊凯帮忙也比留在这儿自我保护强,更何况还能让周杨吃了瘪,无法得逞。


 


“带我去下洗手间。”王源慢慢地站起身支撑起自己有些虚的身子对王俊凯说。


 


周杨也一同站起来了,“我知道在哪儿。”


 


“别了,周少还是好好玩吧。”王源冷哼一声,就要跟王俊凯走。


 


周杨要去抓王源的手,王源一个侧身想着躲开,没想到没站稳,就摔到了王俊凯的怀里,王俊凯虽不知是在唱哪出,但是王源身上一股子的甜味一下子就全都塞进了他的鼻腔,他被迷得微微眯起了眼睛,反手抱着王源,以一种拥抱的姿态把对方给带走。


 


周杨还想跟上来,王俊凯收了步子,一个眼神看过来,周杨僵在了原地。


 


王俊凯的眼神带着极为明显的威慑力,再想得深入点,那就是最原始的Alpha们争夺爱侣时发出的警告,可以说是有着非常野蛮的杀意了。周杨不敢再上前,只是一个眼神,他竟对王俊凯产生了恐惧,让他觉得,王俊凯这人可能会是一个比自己还野的疯子,为了王源能做任何事。


 


周杨愣在那儿很久,刘志宏也不傻,看出了端倪,他连忙把王源刚刚那杯酒拿到面前嗅了嗅,又看向周杨,“你他妈是不是不想活了,打他注意!”


 


周杨无话可说。


 


却也不想在诸多人前丢了面子,干脆破罐子破摔,“他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吧,他说自己没有喜欢的人,现在还不是得挑一个帮他弄。也就王俊凯那样的被他看上。”他勾出一个挑衅的笑。


 


刘志宏的拳头就打过去了,对方气急败坏,要打回来,刘志宏的人就到了。


 


处理完这破事,刘志宏感到好笑地看着无计可施的周杨,心想你这畜生可不知道你爸现在的处境吧,现在还在这儿闹,这次可得把你收拾彻底。然后拿出手机给王源发短信问他怎么样了,王源很快回了,说自己没事。


 


真的没事吗。


 


王俊凯把王源带到了自己的休息室,然后想要装作不经意地去打量此刻的王源,他知道自己也是卑鄙,在这种时候特别有逆反心理,还想着去欣赏很难看到的心上人的失态模样。


 


王源坐在椅子上,把脑袋埋在膝上,弯曲的背部曲线蜿蜒而美丽。


 


很瘦的身体。


 


“我去给你买抑制剂。”王俊凯的声音都有些压抑地哑了。


 


王源一听就立马抬起头来,脖颈上还未长大的喉结上下了动了动,闷闷地说,“不要。”


 


很漂亮的脸。


 


王源被情欲渲染的脸与平常很不一样,掩不住的意乱情迷为他平添了几分难得的本不该属于他,而此刻却自然无比的媚态。


 


“不能用抑制剂,你让我缓缓。”只能让自己的声音更清冷些,来提醒自己,不要再失态了。


 


王源的脸红得要命,他难以回想刚刚在洗手间内王俊凯竟然帮他发泄出来,还那么多次。对方的手覆上来的时候,他还能清晰地捉摸透对方手上那两枚茧的位置是长在哪里,又是怎么长的,一个茧肯定是写字磨出来的,另一个大概是弹吉他,想这些无关联的东西都能让他无比投入。在王俊凯抓住自己脆弱的时候,那两个茧明明已经很小心地去避开他了,可是动手的过程中,还是会无可避免地磨到他,这份带着些许粗糙的摩挲让他更加难耐,他羞愧难当,感觉自己比赤裸着身体还要不堪。他抬起手去捂着眼,强迫自己不要去看王俊凯,因此他也根本不知道王俊凯看他时的眼睛更为认真,狂热,带着藏不住的沦陷与迷恋。


 


深灰色的内裤在之前早已被未发泄的欲望顶端的液体给沾湿,狭窄的空间里充斥着王源身上属于Omega的最为标志的清甜气味,还混杂着发泄了几回的情欲的膻味,这些错综复杂又一清二楚的味道交织着,被几个来上厕所的人闻到了,也不禁红着脸粗着嗓子骂出几句脏话批判这些不像话的主。


 


难以入耳的话让王源往王俊凯身上缩了一点,羞耻感爆表。


 


“还弄吗?”王俊凯轻声问。


 


王源不知道怎么回答他,眼泪都憋出来了,在眼眶那边晃悠,不甘心又气愤。他发誓,他现在最恨的人就是那个傻逼周杨,他要让他付出代价。


 


见王源没有说话,王俊凯的手又伸了过来,明明没什么技巧,王源却觉得被他弄得舒服极了。可能是因为他还太过年轻,未领教过禁地的滋味,只知道这些初体验非常刺激,在其中就极易迷失自己了。


 


王源喘着气,红着眼看向王俊凯,“刚刚…你去点单,有个女的给你抛媚眼……你们店里有这种服务吗?”


 


王源的声音还带点喘,他现在正拐弯抹角地询问王俊凯,问对方是不是像自己以前打趣的那样,累到上课睡觉的原因里莫非真的还存在着纵欲过度这一说。


 


王俊凯的眼神变得严肃起来,望过来的时候,王源觉得自己开始慌了。


 


“没有这种服务。”


 


“那你…我……”王源结结巴巴的。


 


“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


 


“哦,那谢谢你。”王源的声音渐渐轻了下来,没由来的有阵失落,以及他很少体验过的空虚。


 


王源说完,嘴里又不小心流露出一声低吟,因为他一说完话王俊凯就加快了手里的动作,以致王源还没反应过来,就不小心在王俊凯手里释放。欲望达到了最高点,王源双眼失了焦,仰着修长的脖颈,额头冒着细汗,眼里依旧是蓄着一泡水的情动模样。


 


在盥洗台洗手的人恰好听见了王源不小心发出的声音,骂了句“我操”,王源不管这些,只知道牢牢抓着王俊凯的肩膀想要努力平复下来。


 


王俊凯看着王源,眼里多的是怜爱与比王源更多的情动,但他不能表现出来。


 


 


王俊凯现在把王源带到休息室等人来接王源,王源的目光不知怎么的,就又落在了王俊凯的大腿上,他看见王俊凯裤子那边有一小滩干了的白滞,好像是自己的,他的耳根再次发烧。


 


“别…别告诉别人。”他为了掩饰紧张,又开口说话了。


 


“不会的。”王俊凯轻声安抚。


 


上次王源打篮球晕倒是王俊凯把他背去医院,这次王源被迫发情,王俊凯也耐心帮他一次次发泄。如果上次是王俊凯恰好成为了他的英雄,被王源他父母请去吃饭,那这次是王源拽着王俊凯要他当他的英雄帮他的,这该怎么回报他呢。自己所有的脆弱都被这位学长看去了,也被很妥善地解决。上次饭桌上王源父母暗示王俊凯要不要跟王源谈场像样的恋爱,王俊凯说了句婉拒的发言,让王源到现在还深信不疑地认为,王俊凯不是喜欢他的,所以他也不好向王俊凯要再多的东西,自己也无法给王俊凯对方不要的东西。


 


“男孩子间,做这个很正常吧。”气氛有些尴尬,自己也很羞耻,王源不禁开了这样的玩笑企图让王俊凯再说些什么泄露给他。


 


“嗯。”王俊凯好像不是很想说话,只是眼神复杂地又看了他一眼。


 


“我……”王源被王俊凯看得心里发酸。


 


“没事的王源儿,你很乖的,我都知道的,忘记这件事吧。”王俊凯突然抱住王源,安抚地拍拍他的背部,声音变得很温柔。


 


王源终于控制不住,一颗眼泪啪嗒落在了王俊凯的肩膀上。


 


情欲过后,Omega的身体满足了,其实还很需要得到心灵上的安慰。


 


比如王源,他能做那种黏答答的梦的时候,他一直是想着情事过后,能跟对方缠缠绵绵地接个吻就好了。他刚刚发泄完,失了焦的眼没了风骨地看着王俊凯高挺的鼻梁,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特别想要对方亲吻他。


 


一个拥抱,感觉还不够。


 


是不是他太贪心了。


 


 


后来周杨转学了,王俊凯见到王源时也像从未发生过这事一样,王源跟他人相处时也学着变得更加淡漠,不愿再提及什么情啊爱的,这些游戏对于尚未有能力保护自己的他来说太过火了。


 


王源甚至还有种躲着王俊凯的趋势,王俊凯那时跟他说别怕,但他一直在害怕,非常害怕王俊凯可能会从那天起开始讨厌他。


 


 


3.


 


王源想要在疯狂过后得到一点温存,这件事在双方都意乱情迷的处境下是能够轻易办到的。跟王源十六岁那年不同,不是一方难受一方压抑的情况,这次似乎更加符合他的臆想,酣畅热烈,又毫无章法。他不要被抱着安抚,他想要一个湿热缠绵的吻。


 


大一那次社团聚餐,王俊凯也只是抱着想见王源的心态来的,久未现身的人一出现,难免掀起风波,他也就理所当然地被大家当做靶子给灌醉了,王俊凯醉得忘却了自己的信念,当下就失了理智。不小心碰到了王源的手,两个酒鬼一个对视,如同干柴热火的摩擦,王源没被下药也没被耍阴招,一份光明正大的醉意让他迷失在了王俊凯水光潋滟的桃花眼中。


 


可能双方都觉得这是一场很大胆的梦。


 


两年前也是这样清甜的味道,青涩又柔软,只是现在这份气味还多了几分坚韧的饱满,能嗅到的人多是打开了王源的心房,对方的味道才能心甘情愿地爬上他的鼻尖。


 


王俊凯不喜欢甜食,却格外喜欢王源身上的这份香甜。不知跟王源青春期的经历有没有关系,王源的信息素中不只是甜,还有一阵很磨人的涩与酸,像是甜味之前的辅助佐料,王俊凯的心也跟着酸软又甜蜜。


 


王源累得整个人趴在王俊凯身上,眼里还是蓄着一泡水的可怜模样,委屈地一直盯着王俊凯看,不断电的那种。王俊凯还想进去,王源已经被他折腾得说不清楚话,从最初的“学长”喊到“哥”,最后呜咽着喊出“凯哥哥”,喊出这个称呼的时候,醉到没了理智的王俊凯突然晃了神,心里反复念着,王源知道他是谁。一直以来王俊凯都把自己和王源放在不对等的位置上,只觉自己对王源的爱多出了一座山的高度,认为自己该卑微而虔诚地翻阅高山去爱这个男孩,可刚刚王源拼凑出来的一声凯哥哥虽然只有那么一次被喊出来,王俊凯却在那一瞬变得无比清醒。


 


“你讨厌跟我做这种事吗?”王俊凯凑近王源问。


 


王源没了什么脾气,他以为现在还是他跟王俊凯在逼仄的卫生间里简单发泄的时候,当时王俊凯帮他的时候,他发现王俊凯其实也硬了,他的脑袋现在极为不清醒,小心翼翼地说,“哥你也硬了,我帮帮你吧。”


 


“你怎么帮我……”王俊凯的眼睛黯了下来,望向试图有什么小动作的王源。


 


他俩刚刚从浴室到床上,已经做了几次了,王源之前还说着自己累,这会儿又骑在了王俊凯的身上,一双神色天真的眼让王俊凯错以为王源什么都不懂,自己现在非常畜生。


 


可是他顶不住王源清纯十足的勾引,又给动了起来,王源在他身上发出很微弱的像是小动物般乞求的声音,王俊凯有些鼻酸,“如果我说我爱你,你会不会觉得我很卑鄙。”


 


“嗯?”王源的眼里全是王俊凯情动时刻的俊脸,甚至产生了一种极为偏倚的认知,这人无论说什么他都遵从。


 


“我爱你。”王俊凯趴在他耳边说。他已经冲刺到结的边缘。


 


王源懵懵地看着王俊凯。


 


“嗯。”王源突然回应了。


 


王俊凯失了理智,把王源给终身标记了。


 


王源被最后一波贯穿给弄得神志不清,趴在王俊凯肩头一直喘气,停不下来。累得没法动弹后,他身体很满足,可是心头再度涌上一阵空落落的沮丧情绪。他对着王俊凯试探性地仰起脖颈,王俊凯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吻了下来,用力地吸吮与啃咬王源的唇舌,跟他吻得难舍难分。


 


一吻过后,王源终于安下心来在王俊凯怀里睡着了。


 


他们看似错误的开端,王俊凯全都归咎于自己偏颇又大胆的占有欲。


 


第二天彼此都清醒了,他表面跟王源一起装懵,内心依旧在疯狂后悔,自己是个十足的混蛋,卑鄙极了。但没法回头了吧,既然把王源占有了,就让他爱上自己好了。


 


-我爱你。


-嗯。


 


你明明知道我是谁,也回应了我的告白。那我也不会放手了。


 


 


-FIN-


 


竟然,瞎写着给写完了……


新年快乐quq

评论

热度(4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