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吃零食

^O^

冷杉【完结】

喜欢是两个人的别扭

扶瑶不似鱼:

冷杉:常绿乔木,树干笔直。喜阴耐寒凉。



烈日。天寒。


这是被西伯利亚冷风包裹的西北一角的一天,从王源一个月前待大雪消融进了山,就没再和外界有所联系。


其实不算是与世隔绝,村庄里灯泡能上电,鞋踏着被雪水泡得软塌塌的土地走上一段路程也能通个电话,村里的人会骑着三轮摩托到数百公里外的集市,回来再带些对这里的人颇为新奇的玩意。


此时此刻王源披着外套坐在校长室里和校长下棋,这是5月静谧的午休时间,四周有风扬起些冷杉枝叶的声音,鸣着闹上一会又颤抖着消失在干冷的空气里。


不似家乡五月蝉声绕绕,雨气丰沛,但凡树木都充满生机,全然无窗外冷杉般气质清翘,混在窗外还未生长个透的落叶松里。


王源备课时会撑着手看晃着膀子的西北糙风来势汹汹的入了林里,影影绰绰的光亮里,高大的树木变成了灯火阑珊中的零星荧光,那团荧光映在王源漆黑圆亮的眸子里便刹时散成璀璨的银河。于是目光就远了,像是能看见数千公里外的家。


家里有个桃花眼幽幽,鼻梁高挺的家伙。有时穿着西装外套站在落地窗前皱着眉打着电话,也有时穿着舒适的羊绒衫戴着不合气质的围裙娴熟的坐着饭,更多的时候脱下外套解着领带一进屋就大呼小叫。


“源儿,今天份的古诗背下来没有。"


最近王源总会梦到这些温暖的散发着日落青草香气的过往,这些梦纵横白天黑夜延续到现在。可这并不妨碍王源现在缓缓落子。


"将军。"王源笑笑,打破了刚才校长一个人碎碎念的局面,那些话让王源耳朵里都生上了茧,无疑是感谢王源的兄长王俊凯先生与妻子一同修建这座希望小学,同时也感激王源不远万里来到这里帮自己分担了好多事情。


“我认输。"校长看着棋盘有些懊恼,他摸摸口袋里没有找到烟,向王源点点头便站起身子出门。王源盘腿久坐脚也有些僵麻,有些困难的抻直了腿一个身子倒在了散着热气的炕头上。


长夜的寂寥倒是让王源练就了倒头睡的本领,王源仰着身子意识变得朦朦胧胧,可不久之后小腿的肌肉有些酸痛,然后是源源不断得令人心脏发颤的舒适,恰当力度的揉捏让王源想到小时候跑步测试不小心抽了筋,整个人瘫倒在足球场的草坪上,不久之后晴日阳光里便出现王俊凯,穿着白蓝校服低着头望着自己。


那个角度就像是天神俯看,只不过天神因为自己难受得拧巴的脸也沉了脸色,蹲下身子把自己放在他的胸前,再伸出长长的胳膊轻轻舒缓着紧紧巴在一起的肌肉,鼻尖的气息喷薄在王源颈后的小痣,像是打开了一场令人心悸的暗恋的追光灯。


再之后数年里持持久久的给那盏灯输着能量,王源的心就在那光里越发的灼热了。


而现在是谁呢?王源不去想。


可偏偏就有熟悉的温柔的声音轻轻在耳边晃荡:“源儿,我接你回家。"



这天晚上王源梦里的王俊凯是穿着有些皱褶的白衬衫,头发刚刚修剪过可以透过稀碎的刘海看见被覆盖的墨眉,眼底有些发青像是很久之前王源透过床头台灯看他,那会儿他刚接手父亲的公司,整日熬夜连说话的精力都没有。


灯光昏黄里还有王俊凯青青得碎小胡茬,那天晚上王源偷偷的拿剃须刀去了那些碎头,泡沫布满嘴巴的时候王源没有忍住还拿着相机给王俊凯照下一张照片,并把它保存在占了手机大半内存的文件夹里。


等到王源拿着纸把王俊凯脸上的泡沫一点一点的抹开,那点微光照耀下的王俊凯依然还是那个青涩的男孩,轮廓里还是少年气魄,因着睡颜而柔嫩脆弱了许多。


而现在呢?王源确定那个白日梦其实是真实存在,他现在睁着眼睛望着喜欢用下巴顶着他脑袋尖睡觉的王俊凯的胸口出神,他穿着王源的T恤肌肉把短袖口子撑得有些开,全身散发浓重的男子荷尔蒙的气味。


王源在昨天拒绝了和王俊凯一起回家。


他说:“这里天气好空气佳,况且支教是件有意义的事情。"


“宝宝。你要去教书我去家附近造个小学。"王俊凯目光扫在王源长袖露出的小半锁骨,那里有一道小小的肤色分界线,靠近肩胛骨的肤色还是奶白,而另一侧颜色却暗了些。


“我想留在这里。"


"那好我陪你。"于是王俊凯便赌气般的住了下来,之前他倒是一意孤行觉得王源一定会和自己回家,似乎什么样的衣服都没有带,于是之后换上王源的对他来说有些紧巴巴的衣服。


换上之后重重的叹了口气,向校长借了厨房说是要给王源加餐,可到了厨房王俊凯的强迫症发作拿着有些油渍的锅出来要找水刷锅。


王源从屋子一侧拿了个大木桶,桶的两边绑着麻绳得用肩膀撑着。王俊凯问王源去哪,听到王源要背后背着桶走个大圈才能打到水又悻悻地回到了厨房,却望着厨房里烧火的小圆木给发了愁。


王源走了进去呲溜一下给王俊凯打上火,拿着把蒲扇给生起的火透空气,木材冒出的烟熏的王源有些难受,烟雾缭绕间王源却看见王俊凯没有动作,只是低着头用力的望着自己,眼睛已经全被烟给熏红了。


王源忍不住掐了把王俊凯的小腿:“快做饭啊。"


之后是满厨房的沉默,只有王俊凯锅铲遇上锅的声音,那条王源昨天抓来的冷水鱼被火焰慢慢的给烧透,很快就飘出了一丝油润的香味。


王源鼻子很快的捕捉到那丝香味忙得站了起来,蹲太久脚麻便一个身子靠在王俊凯身上被他一个侧搂给固定住,王源眼睛全盯着那道冷水鱼,王俊凯终于绷不住开了笑脸,王源抬头看他又像是被浇了一头凉水。


王俊凯的未婚妻自己只匆匆瞥过一次,可他受不了那个女人可以肆无忌惮的享受王俊凯的笑颜,王源一阵喉头发紧,连带着被口水馋住的嘴也索然无味了。


而王俊凯却像什么都未发生一样,拿了兜里的湿纸巾给王源擦被烟熏得有些黑的小脸,这是王俊凯在王源十多岁爱上吃些要剥的小龙虾开始养成的习惯,每每王源
吃完就要拿着湿纸巾把王源的指甲都好好清理一遍。


而现在王源本是弹钢琴的修长手指上有被树皮割出的细小的伤口,因就着王俊凯细抚的纸巾水而露出了端倪,微微的刺痛感也让王源不满意的“呲"了一下。


“上药。"王俊凯又重新皱起眉头一手卡住王源细细的手腕。


“王俊凯,如果没有慈善家。我现在也应该是这样生活的。"



王源称王俊凯的爸爸叫做慈善家。


王源的父亲和王俊凯的父亲是老战友,两人年少时风流不羁不愿意被婚姻家庭束缚,到两人退伍告别都未有家庭。


王源的父亲回了山城而王俊凯父亲留在首都,两人千里未有音讯直到后来王俊凯父亲听闻王源父亲作古便带着王俊凯赴葬。


赶上葬礼的末端空旷的灵堂人际寥寥只有王源跪着腿低着头,整个人埋在巨大的黑色阴影里,脸上挂着一抹还未散尽的泪痕。


那时还小的王俊凯大约已经懂得要对弟弟好的道理,他拿着飞机模型郑重的交在王源手里,带着大人的腔调说:“未来还有很长,想他的时候可以坐着飞机去。"


后来来到王俊凯家的王源沉默寡言,王俊凯要找无数话题才能木呐的回上一句,可王俊凯就待王源不同,他能对其他人严厉甚至有些凶狠,而对王源却只有无限的温柔和带着安抚的拥抱。


直到王俊凯有一天起夜路过王源房间,王源紧紧缩着腿在梦里断断续续的哭泣,他总在夜里想起父母死在大桥的坍塌,而王源当时就在桥的对面的小摊上滴着口水等着还未熟透的炸奶糕。


人得逝去对于他这个年纪太沉重。


而王俊凯,他用轻柔的拥抱悄悄把横在他身上的重量一点一点向自己身上挪,他有愚公移山精卫填海般的毅力,他花上数载光阴在王源的世界里播种太阳。


王源还记得自己选上班长并带领班级得了运动会的第一名时王俊凯站在为他祝贺的人堆外,很多人向上抛起王源又下落可王源的眸子却一心只看向他。


王俊凯的眼睛真好看啊。一双眼里水波微荡转瞬又成碧波浩瀚的大海可水光却只挂在他长长的睫毛上。王源在那一抛一颠当中见到王俊凯的嘴巴在动可说的什么却不知道。


好像叫了他的名字。


再后来嘴巴浮动很小,王源看不清楚了。


王俊凯每每提到这天还总是非常后悔,因为他总是拿着相机没事就给王源照上一张相,每次让王源摆动作时王俊凯都要拱他:“不能不笑。"


于是王源就故意给王俊凯摆出酷酷的样子,以至于王俊凯洗出来的王源的照片全是帅气冷漠到没有朋友。偶尔慈善家会来看看他们两人,总说王源怎么还和小时候一样。


总爱苦着一张脸。


王源那会儿才知道真正生气的王俊凯是个什么样子,黑着脸立在那里整个人身体都绷的直直的“你说我什么都可以,别抓着你朋友的孩子说。"


之后是对于王源颇有些无法承受的争吵但王俊凯会把王源推进房间里,争吵甚至动手之后王俊凯会一个人张着大字躺在地板上,而王源赤着脚跑出来就给王俊凯做笑脸。


他的整个童年都有王俊凯轻轻漂浮在他耳边的话:“源儿,你笑起来就是天使。"


天使有治愈的功能吧。王源心想。


被治愈过的王俊凯却只想着王源有没有穿鞋。


“去把拖鞋穿上,我给你煮饭吃。"


王俊凯不是生来就会做饭,初衷大约是来自初中的某一天中午,春日的中午满球场都是暖烘烘的太阳,王源端着食堂的饭盘和好友坐在食堂小凳上。


王源不时抬眼看看对面吃饭吃得正香的好友,其余精力全用来挑拣肥肉和蔬菜,挑着挑着就见身旁一个黑影,王源不打量闻着味也知道是谁。


他一定是约上好友来了一场篮球赛,因为自己下楼前习惯性的那一瞟整个视网膜都成了他高抛球空心篮的样子。


也许是仗着陪王俊凯打了一个假期的球令他技艺精进,于是更肆无忌惮的把不爱吃的菜统统扫到盘边只是象征性地用筷子挑出几粒米。这样做完全是为了之前王俊凯看在自己胃口不佳,就会给自己抱来一堆零食的行为上。


可是成长了的王俊凯并没有动,他作势拿了自己餐盘上的小勺就要往王源嘴里喂,王源心一横接了一口差点没把对面坐的王源朋友给噎死。


“三岁小孩啊。"王源回家气鼓鼓的给王俊凯演示,还鼓嘴一幅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的模样。


从这以后王俊凯下定决心买了本烹饪的书,王源总能在垃圾袋里找到被倒掉的食物,起先食物上还有烧焦的痕迹,不过过了没多久王源就能在垃圾袋里瞧见足够鲜美的食物。


再到后来王源还从王俊凯的手里抢救下一盆自己当时喜欢的辣椒肉沫过,当时王俊凯振振有词,这菜太咸了得倒掉。可看着王源尝来并吃掉两碗饭之后,这位处女座完美主义者终于露出了笑脸晚上连洗碗的时候都吹起了口哨。


而现在的王俊凯在王源埋头沉默吃完饭后依旧如常收拾碗筷,他曾经在外人那说过王源得分担家务基本洗碗工作都会交给他。


可到了王源面前他又难得的变卦,一本正经得装着老头:"你的手是用来弹钢琴的。"



"家里的阿姨都很想你。"王俊凯硬巴巴的挤出句话。"况且你好久不弹琴都会生疏。"


王源猜到王俊凯会这样说便从房里拿了一条长木板上面是他按照记忆绘下的琴键。


"我有练习。"他说这话卯着一大股气,王俊凯自小就不爱让自己出他视线范围三米,而现在有了个未婚妻倒是好了,自己不去电话也不会派人来瞧自己平安。


隔了一个月突然来接自己,像是从未在乎自己的情绪还来指责自己离家是错,连钢琴都不晓得好生弹。


王源越想越是委屈表情也不好,赶忙从口袋里急急掏出耳机往耳朵里塞低着脸准备出门。可那人晓得自己要逃挺着身子英勇就义般挺起了胸膛。


“我长大了。"王源的耳朵边是他第一首自作曲,全是他专属的心动。“我……"王源没把后来的“不能在你身边一辈子"说出口,因为王俊凯没头没脑的抱住了他。


“我在这里陪陪你。"



王源的心动在王俊凯的陪伴下茁壮成长,茂密的枝丫快要遮不住王源苦苦修葺的围墙。


而他自始至终都清楚王俊凯对自己深刻的责任感,他从小都认为自己极具有使命感也许照顾王源就像照顾任何一株绿植物。


王源不想把自己比作动物,因为自己的待遇比动物要好,小时候他从外面抱回一只泰迪想要在家养,王俊凯嘴上答应心里头到底是隔应,每次自己抱着小狗要亲亲王俊凯就黑着脸走过来说上一堆狗狗有病毒细菌之类的话把泰迪给提溜开。


王源靠着门廊出神想着之前的事,可邻家小孩的哭声将王源游走九霄的神思给追回来,正对面的王俊凯正蹲在地上去逗一只老土狗,还亲昵的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


王源鬼使神差的走上前去,却见王俊凯睁着一双吊稍桃花眼默默望着狗,嘴里叨着:“谢谢你照顾他。"


“什么嘛。老觉得我是那种要被照顾的。"王源站在王俊凯后面哼唧唧,一个脚尖抬起来踹上王俊凯蹲着的屁股蹲,王俊凯一个不稳向左一摔倒在地上。


王源见王俊凯摔倒了并没有张牙舞爪的把自己扔到床上“摔跤",而是侧卧着身子头埋在胸口前不停的抽搐。


"王俊凯你别哭啊。"王源一把抓住王俊凯的手臂把他转得面向自己。


却见他笑得像个浑浑的包子虎牙呲出来直靠着下唇。


“你笑什么?"王源想起身却被王俊凯给牢牢钳住。


“你原谅我了,源源?"


"我没怪你啊。"王源没敢盯住王俊凯的眼睛,抛开自己的感情王俊凯从来未做错过什么。


王源刚进王俊凯家就听慈善家教育过,我们对你不好那是本分,对你好那是情分。王源清楚王俊凯这些年给予太多情分,本就还不干净更又怎么能再求得其他。


可人的那点本性作祟,王源在这些日子里被宠的无法无天他根本没办法从这样的生活里逃脱出来,于是选择到这样的地方过苦日子,却没想到思念越发蔓延,隔了山穿过了河,终于还是可以见到他。


此时王俊凯心情大好也不顾旁边一条狗正盯着用脸颊蹭了蹭王源的,这是他们从小养成的习惯,起初只是玩游戏普通讲悄悄话,后来王俊凯干脆直接贴上王源的脸,薄薄的热气一出王源的耳廓也就跟着一红。


“初恋就是她做什么你都脸红心跳啊。"王源的朋友那时给王源解惑,那会王源和班花同桌所有朋友都在偷偷拱他们两个,他不懂这样是否叫做恋爱便假意是为了哥哥而请教了王俊凯的朋友。


当然也是他的朋友。


那一场对“王俊凯"的情感探讨之于王源确实一场浩荡的洗礼,他的所有不正常的生理行为只不过是正常的心理悸动,而所谓的对象只不过是陪伴他多年的男孩。


那个男孩清风霁月的站在那里却带动王源心中地动山摇,可涌上心头的却是月光满溢的海洋潮汐,拍着浅浅的浪花洇出一片爱心在柔软的细沙上。


可是王源不告诉,王俊凯也不知道。


所有人都不知道,只能见到兄友弟恭。


王俊凯的爱情就像一汪死水,而亲情确是喷发的火山泉。他的所有的情感都稳稳的压在亲情那一边,让王源却步。


再见喜欢也不说的天蝎座。


就这样僵持又微妙平衡的过上一些日子,王源终于还是无法向前迈进,他是最最勇敢的男孩,可他也最最在意王俊凯的感受。


一直关心爱护的弟弟却对自己存有别的心思。


王源不想走到老死不相往来的地步。


王源偷偷把高考志愿填到了另外一个城市。


他还记得得知王源志愿的王俊凯沉默的坐在沙发上抽烟的样子,那也是王源第一次知道王俊凯有抽烟的习惯,他抽烟的样子又狠又凶,烧到过滤嘴便拿着烟头用力凑在烟灰缸里。


他没有送王源上学。


他给王源留了句话:"你是不是从小就等着长大逃跑?"


火车上的王源满脑子都是这句话。他不知道如何回答。


没错。他是想要逃跑。


因为在他身边以弟弟的身份,他做不到了。



王源在入学后的圣诞节第一次尝到寂寞的滋味。在这之前的每一年王俊凯都会在自己家里摆上一颗圣诞树,他会为王源准备一个漂亮的蛋糕,从这个蛋糕成为传统的开始,就是一个漂亮而又洁白的雪人。


"merry chrismas."王源当年很喜欢范晓萱的歌。可后一句在他怦然心动后。


如鲠在喉。


王源的大学在北方的城市,到了冬天天空纷纷扬扬飘了雪花,他和同学租住在学校外面,这个月同学交了女朋友,王源体贴主动和他说这个圣诞节会去到外面过。


北方的冬夜天气寒凉,王源穿着羽绒服没目的的在路上走,走过一家大排档的时候王源闻着味觉得肚子也跟着咕噜噜的响,他抽了抽鼻子走了进去,拿着菜单一顿乱点,当然也没忘了点上一瓶二锅头。


喝了酒的王源飞飞飘飘,只记得那天晚上王俊凯出现了,第二天早上他依旧躺在王俊凯被练得更健壮的臂膀里,他的下巴稳当当地贴在自己的下巴上。


王俊凯见到他醒了,用胡茬蹭了蹭王源毛茸茸的脑袋。


"最近赶着在圣诞节前能住进来,所以忙得很。不生气了?"


"嗯。"软绵绵的像是一声猫叫,自己的心脏也顺着蓬勃有力地跳动了。


王源再一次成为了将头埋进土里的鸵鸟。


直到他打突击到王俊凯公司,公司职员告诉王源那个和王俊凯相拥的人是公司未来的老板娘。


他从未踏进过王俊凯的公司,而这个公司里未来的女主人却是王鸵鸟偷偷抬头看了眼地面就开枪射击的猎手,她搭在王俊凯腰上的手轻轻拨弄王俊凯的衣角陷入的巨大甜蜜是枪上的毒药。


王源慌不择路的入了大山,他知道自己的心脏猛烈的收缩无法再复原了。



王源要护送班里的小朋友回家,路很险要攀过一道山,山路陡峭又常有山雨,道路颇为泥泞。


王源走的小心可王俊凯却漫不经心地在后面跟着,还时不时用鞋踢出一点泥巴到王源白嫩嫩的小腿上。


"我想好了。你下个学期再要参加这个社会工作就去我那儿工作。"王俊凯走过来搂住王源,还瞪了王源牵着的小孩一眼。"你不是走过了那么多次,还要老师牵。"


小男孩被看穿了不好意思,但也抓着王源的手不放只是低头快快地走。到了小男孩家小男孩要留王源吃饭,但似乎记仇王俊凯,把他往外推想要赶他走。


"源儿,怎么你学生都跟你一样记仇?"王俊凯笑呵呵的站在那儿任小孩推,虎牙咧了出来王源恍惚他还是少女。


王俊凯从小到大直肠子直心眼,为人守旧又传统。心事都能剖白给外人看。


王源走过去摸摸小男孩的头。"老师下次来再来吃饭,这位哥哥明天要走我们得赶路回学校去。"


"什么叫我明天要走?"路上王俊凯气鼓鼓的绕着王源打转王源咬着牙低着头就往前走。


"王源儿。"王俊凯叫王源,他停着不动了。"从小到大,你生气就不理人。受了气也不说。我根本就看不懂你。"


王源笔直的背停了一下,没有理他继续向前可山路又滑他一恍惚整个人顺着泥开始往下滑。


"兜住了。"温热的呼吸搭在他耳边,还有紧张过度无法平复的心跳。


王源被藏在泥巴的石头划了一道。


"上来。"王俊凯做势要公主抱,王源连忙往王俊凯背上爬。


"王俊凯。"


"什么。"


"你明天走吧。"


"好。"


王源像是累了,整个下巴都搁在了王俊凯的锁骨上。


"你说什么我都会答应的。"王俊凯的声音轻轻的响起。


"快点回来。"



王源无意中看到了王俊凯的捐赠文件,上面赫然写得自己的名字。有段时间他无聊去学艺术签名,因为他的英文名叫Roy,所以好玩名字上都写着王O。


王源不记得什么时候签过这份文件,他走上很远打了电话给王俊凯公司的秘书。


"老板拿回这份文件大概是您大一的圣诞节吧。"


"我和王俊凯什么关系?"


"……"


王源挂了电话,他能听见秘书藏不住的笑意。


王源又给王俊凯打了电话。


"我们在一起多久了?"


"这个圣诞节就一年了。怎么想要纪念礼物了?"


王源拿着电话默默叹了口气,忽而又理直气壮了起来。"那你还抱别的女人!"


"我妈妈姐姐的女儿,看我混得不错想要入股当老板娘,我开玩笑让他改姓王再入她说得要先嫁给我才行。不对,你吃醋了啊。"


"没有!"王源气鼓鼓挂了电话。


"下个月来接我。"


王俊凯刚放下手机铃声又响,整个人快要笑裂在柔软的真皮沙发里。王源在家里一定要睡特别柔软的床,他特意定下沙发就是为了王源以后来实习中午可以睡得舒服。


他记得非常清楚圣诞节那天他气喘吁吁到王源公寓见到王源朋友,于是没有目的的上街寻他就见到王源坐在地上捧着一把雪发呆,他走上前去就听到王源喃喃自语。


"喜欢你啊。王俊凯。"


他在王源被抛起在绿茵场的那天的告白终于有了回音,他直肠子直心眼可偏偏到了王源这里却有些慌。年少时躲在人群里诉说的我喜欢你。


过了好久好久才开花。


他给王源送上一个温暖而又炙热的吻。


他想要温水煮青蛙,因为他也保不准王源对自己更多是亲情还是爱情。


可是他清楚的很,他的公司坐落在这个城市地标的湖边,他给王源准备的桌子能够一眼看见湖中心亲吻的天鹅。


我们是相爱的。



王源走之前再和校长下棋,校长说王源走直心理思忖太多,遇上个通明得一条路向前的棋路保准就输得彻底。


"你刚来时我觉得你特像我们这的冷杉。可后来发现你并不是。倒是后来的你哥哥分外像些。"


王源看向窗外,王俊凯已经靠在车边像他招手了。


"校长你说错了。我们两个作为单独的个体都无法长得那么高大笔直。可是我们有彼此啊。"



"其实我不太能喝酒。"


王源喝了一口新开的白兰地,头一歪就恍惚在王俊凯的怀里。


窗外有几颗闪动地星辰。

评论

热度(102)

  1. Xm扶瑶不似鱼 转载了此文字